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自媒体

21岁男女相约在宾馆内烧炭自尽两人相识仅

自媒体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9 04:23:17

儿童发烧39度怎么办
儿童发烧39度怎么办
儿童发烧39度怎么办

白血病女子和学音乐男生 于石狮一宾馆烧炭自尽 两人络相识,同为21岁 留给双方家人无尽悲痛

“亲爱的爸爸妈妈,我累了,真的好累。……我好想解脱,不想承受这么多痛苦……”这是21岁的女子小莲人生最后一段话。陪伴她一起离开人世的,是大学刚毕业的同龄男生小乐,他说自己“等待许久,终于迎来这一天……”

8月19日下午3点多,在石狮市灵秀镇某宾馆内发现两具遗体,死者为一男一女。据石狮警方调查,两名死者均死于有准备的烧炭自杀。悲剧让人唏嘘,双方家人悲痛万分,两名年仅21岁的男女,为何要结束正值青春的生命呢?昨天石狮灵秀派出所通报这起案件。

事件 牵手走进宾馆 男女烧炭轻生

8月19日下午3点多,石狮市灵秀镇彭田村某宾馆的老板,迟迟不见309客房的客人退房,“他们已经在里面整整一天,都没有动静。”老板蔡先生让清洁工打开房门打扫卫生。清洁工敲了一会儿门里面没有反应,于是通过备用门卡把门打开。“里面没有人,有一股强烈的刺鼻味,床上还少了一条被子。”清洁工跑到洗手间发现门被反锁,透过门缝可以看到,地上白棉被上躺着不能动弹的一男一女。宾馆立刻报警。

石狮灵秀派出所接到报警后,赶到现场将门打开。经过确认,两名男女都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。石狮刑侦大队的法医初步勘查判断两人是自杀身亡,且事先做了准备。

从两名死者遗留的和身份证,民警很快确认他们的身份。男子叫小乐(化名),广东揭阳市人,今年21岁。女子叫小莲(化名),四川自贡人,今年也是21岁。

酒店的监控记录显示,两人在8月18日下午2点15分牵手走进宾馆,小乐在前台出示身份证,办理住房手续。他除了背包以外,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。随后,两人携手走进宾馆的309房间,其间,有一份外卖送到他们的房间里。直到隔天3点多,一直未见两人出来过。

经过调查警方判定,小乐和小莲死前,曾将卫生间内的窗户和门的缝隙都用透明胶布封住,还把排气扇的孔用毛巾堵住,然后把木炭放在洗脸盆上点燃,木炭在密闭的空间内燃烧产生一氧化碳后,使他们窒息而亡。

目击 整理孩子遗物 父母泪流不断

昨天,两名死者的父母双双赶到石狮灵秀镇,在民警的伴随下,随他们一起来到事发现场。事发房间比较乱,一铺床上的被子乱成一团,另一铺床上没有被子,而是平铺着一套死者小莲的衣物。两张床铺中间的床头柜上,有两瓶开罐插着吸管的可乐。

小乐的背包放在桌子上,他的母亲看到后,默默地将儿子的遗物整理好,塞进背包,双手紧紧地将背包抱在胸前,两行泪水如决堤般流下。小莲的生父则找来一个塑料袋,将床上女儿的一套衣服装好拎着。

房间的木地板上,还有一卷宽大的透明胶带,据民警介绍,这个胶带是二人买来封卫生间门窗缝隙的。卫生间内,一床白色被子被丢在地板上,两人死后被发现时都躺在被子上。洗手盆内还有半盆左右未燃尽的木炭,洗手盆下方,还有一箱两人买来开封了的木炭。

人物1

白血病女孩 被叫“小可怜” 留言称“累了”

昨天,分别采访了两位死者的父母,据小莲的父亲何先生介绍,8月18日早上10点多,他在英林的住处煮饭给女儿吃,12点多他离开住处上班,以为女儿会去酒店照常上班。何先生估计小莲是在下午1点多离开家,就和小乐一起到宾馆。

小莲的母亲说,小莲已经患白血病两年,饱受病魔折磨。

据悉,小莲的父母都是四川人,她从小在晋江英林长大。早在5年前,父母因故离异,小莲随父亲生活,但母亲也时常过来探望她。她说,为了能让母亲过上好日子,2011年她辍学打工。在服装厂上班一个多月后,小莲突然高烧不退,经过诊断她患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。为了让女儿治病,小莲的母亲借了很多钱为她治病,直到2012年病情得到初步控制。

2012年12月,小莲和朋友到石狮某酒店应聘当服务员。“我们都叫她‘小可怜'。”小莲的同事说,同事都不知道她有白血病,小莲也一向多愁善感。2013年6月,小莲的病情再度复发,而且从原来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转为急变期,医院下了病重通知书,医生说只有做化疗,如果不及时治疗,只有3个月的生命。

“我想过放弃治疗,但是我不舍得我的母亲,我走了,她怎么办?”小莲在空间里自述,在这度日如年的两年期间,母亲花光了所有积蓄,还债台高筑。她恳求好心人士帮助她,让她延续生命报答母亲,还留下了号码和银行账号。据悉,从发求助信息到去世时,有不少人捐钱给她。

昨天早上10点多,小莲里标注为“好人”的人打来,他称自己是中国白血病友会的会员。小莲生前有通过络渠道,向他请教向社会募捐求助的途径。昨天,他打关心小莲,并告诉她一些途径,但为时已晚。

小莲自杀前,曾在上留下遗言:

“亲爱的爸爸妈妈,我累了,真的好累。每天要承受太多的痛苦,吃不下睡不好。我真的好痛苦,好痛苦。我好想解脱,不想承受这么多痛苦。也许我这样的选择很懦弱,但是我真的好痛苦,真的好痛苦。对不起,我是个不孝的女儿,不能给你们养老。不能让你们抱孙儿。对不起,但是女儿希望你们都好好活着,活得开开心心,放下过去的一切,好好开始新的生活,女儿也会开始新的生活。再见了,我亲爱的爸爸妈妈,我爱你们。我希望你们把我的骨灰撒向大海,我喜欢大海,可以自由自在。最后,我希望你们不要在一直纠结过去了,都过去了,就让它过去吧,我真的希望你们都过得幸福。”

人物2

学音乐男孩:大学刚毕业 动机尚不明

小莲因绝症选择轻生,并有遗言,但是大学刚毕业的男生小乐的死亡动机尚不明。面对仅有的儿子离开世界,小乐的父母非常悲痛,由始至终眼泪没停过。小乐的母亲说,他是个聪慧的孩子,自小就十分优秀,为人也很善良。小乐就读于贵州师范大学音乐系,弹得一手好钢琴,今年6月份刚从大学毕业,毕业后到江西景德镇学画画。

8月18日当天,母亲还曾与儿子通,“他说要来泉州找朋友,学画画”,后来就没了联系,当19日他们再次拨打儿子时,接的是灵秀派出所的警官,他们这才知道儿子出事了。

对于儿子的离世,沉浸于悲伤中的母亲不愿多谈,她只是念叨着:“他小时候十分活泼可爱,大家都喜欢他。”

昨日,登录朋友小乐的主页看到,这名毕业于音乐系的大男孩在美术方面颇有造诣,看他贴出的多张画作,让人误以为这是名美院的学生,有同学在他的相册中留言:“你学错专业了……”

警方调查 两天前上相识 情侣可能性不大

“他和那女孩不是男女朋友,只是上认识。”小乐的母亲坚信,儿子和小莲不是情侣。那么,小乐和小莲是怎么认识的呢?

从小莲的里发现,她和小乐生前均加入一个名为“死亡边缘”的群。搜索该群发现,该群本月8月7日才创建,在群分类方面归属于游戏,有群成员26人。试图申请加入,但尚未被通过验证。

“我知道她加入这个群,但哪里想到后果这么严重?”小莲的母亲告诉,不久前的一天,她曾在女儿的里见过这个群,但因女儿很快抢走,她并没有看到群聊天记录。

警方通过小莲在群里的聊天记录,判断他们很可能是8月16日认识的。聊天记录显示,8月16日早上7时47分,小莲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,内容为:“有谁最近想走,真心的有没有?”一个名叫做“乐”的回复,“这有一个”,小莲再次问道:“你真心想死吗?”“乐”回复道,“嗯”。另外一个名为“找伴侣”的问道:“说着的有要走的吗?南京一起。”“乐”回复道:“江西有一个,正要去找福建的,你来不?”对方回道:“来南京好吗?”

警方查询“乐”的信息,上面显示为,广东揭阳人,21岁。“乐”有回复友称江西有一个要到福建,由此确认,群里的“乐”就是小乐。小乐和小莲通过相识,两天后,小乐来到了石狮找小莲,两人一起走上了不归路。

◆调查

“络自杀群”

悲观交流自杀方法

“劝生者”卧底群中

小莲和小乐通过络自杀群认识,络自杀群是一个什么样的群呢?

2013年3月末,5名因工作生活不如意的青年男子,相约到东莞万江镇,在一旅社内集体烧炭自杀,造成3人死亡,此前,他们并无交集,在络偶遇,通过群相约自杀;2010年6月23日,曾在江苏南通打工的24岁女子小柯,在武汉汉口某宾馆内与一名陌生男子相约自杀……根据多家媒体报道,这些相约自杀的友,大多相约到某地,入住宾馆后,在卫生间烧炭自杀。

络自杀群,一个神秘却真实存在的圈子,此类自杀群成员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渴望死亡。曾有媒体报道一自杀群的群公告赫然写着:“死亡之前的聚会,请让我带你走向死亡,嗅着血液的芬芳,我已找到了安魂者的天堂。”在群里,他们各自讲述着自己的故事,交流各种自杀的方法,据悉,这一群体的群友年龄大多在20岁左右,来自全国各地,试图自杀的主要原因为感情和生活、工作不顺心。有媒体报道,像这类的络自杀群,在香港也曾出现过,还有人发起“练习自杀”群组,吸引了200多名青少年民注册并疯狂讨论自杀的方法和工具,而在日本,在富士山脚下,也曾发生过通过络进行群体自杀的例子。

事实上,很多自杀群中有“劝生者”卧底其中。今年3月末,东莞悲剧发生后,当地曾卧底加入一自杀群(昨再搜索时该群已消失)发现,在这些自杀群中,也存在“劝生者”,即选择时机说出自己的故事,以劝解轻生者。

◆专家说法

心理咨询师:

面对挫折自我调适

选择正面支持系统

早报心理辅导专家团成员、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古风认为,人是社会性、群体性的人,当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受挫,得不到理解、支持,缺少一个好的支持系统时,他们会寻找一个归属、群体,而这种寻找往往转移到络世界中。

当他们进入自杀群这类群体中,很容易发现里面的人多少和自己有相似的经历,容易产生相同的心理振动频率,继而更加认同这个群体,“特别是他们在群里发布一些消极、厌世的负面情绪时,容易引起共鸣,并被这样的情绪激发,走上一个极端的方式”。

在自杀心理学中,有一类是利己性自杀,是因为个体不能适应环境和社会而有意识地自我毁灭,“每个人都有自杀的潜意念,但真正走上这条路的是极少数的一部分”。而当这些具有自杀倾向的人聚集在一起时,会产生心理感染。

古风认为,人的心理存在很多东西,有正面的,也有负面的,你关注哪一方面,哪一方面就会被放大、激发。所以在面对生活、工作挫折,面对负面情绪时,应该学会自我调适。一方面,选择支持系统很重要,“多和正面阳光的朋友,往往就沐浴在阳光下,什么样的朋友往往决定你的方向”。另一方面,人有一种能力往往被忽略,这种能力就是——觉察能力,“其实在工作生活中,要让自己有个放松的时间,让自己静心去思考、探索一些东西,这就是自觉、觉察”。

生命诚可贵,当因失意产生自杀情绪后,不要自卑,应平常视之,关键是要找对倾诉的途径,应该去找心理干预机构及时解惑,而非进入自杀群寻找同病相怜之人。

[page title= subtitle=]

律师说法:相约自杀 或面临法律

相约自杀是否需要承担法律?泉秀律师所律师刘惠阳说,两人相约自杀,若一人自杀后,另一人也自杀但未成功,则自杀未成者不需承担;但若一人自杀,另一人反悔,因有救人的义务和能力而不作为,应定为故意杀人罪,将面临法律。

编后

最艰难的一里路

一切静悄悄的,两条年轻的生命,就此作别。

或许,这是他们所希望的。

但也正是从这一刻起,他们留给朋友、家人的,将是无尽的悲伤和痛苦。

其实,小莲生前曾对父母这样万般不舍,临“走”时,还希望父母能开心幸福。

其实,小莲生前也曾感受到社会的温度。一切的抗争,本不该就此结束。

如今,这样的希望,永远只能如梦幻泡影。

对于小莲来说,或许这是人生最后一里路。但即便这样,这一里路也应好好珍惜,为人生画上圆满的休止符。

而对于小乐来说,人生还有许多里路。即便这是最艰难的一里路,坚持下去,何愁没有柳暗花明、豁然开朗的时候?

未知生,焉知死?当我们尽心尽力地投入生活之中,无论最终结局如何,于自己可以无怨无悔,于家人也可以无所歉疚。如此,才不虚此行、不负此生。(东南早报 许小程 陈明华 颜雅婷 实习生 张嘉琳 文/图)

图文中央精神文明办协调组局长李小满0

盛大月内涉足网络电视网络游戏能用电视玩

思科系统公司任命林正刚为中国区总裁图

图文中央精神文明办协调组局长李小满0
盛大月内涉足网络电视网络游戏能用电视玩
思科系统公司任命林正刚为中国区总裁图

相关推荐